首页 六合开奖结果查询 神算天师六和专家 698333.com 135hkcom正挂挂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698333.com > 正文内容

琅琊榜观后感 勿忘初心人

发布日期:2019-08-04 22:00   来源:未知   阅读:
 

  一直对国产剧挺抵触的...很多人把琅琊榜吹的天花乱坠我愣是没有看。最近才入了坑...这一入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这儿表白海宴,山影,正午阳光,孔导李导,胡歌,王凯,刘涛,优秀的制作团队和优秀的演员碰上了优秀的剧本。真的是天作之合!迟来了两年的观后感,写得矫情,没什么章法,权当抒发感情吧!

  看完琅琊榜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仿佛灵魂出窍一般无所适从。一部好的作品永远都不是看完过后片刻就忘的,而是余音绕梁,引得人去细细琢磨推敲。琅琊榜的良心不仅仅是精良的制作与演技,也在于那一个个有灵魂的人物撑起来的故事。全剧终的那一刻和之后的一天一夜,开奖日出的玄机图。满脑子里剧中画面挥之不去,看遍了影评,听遍了插曲却还是每每想到那个故事和那些人都还是会红了眼眶。三天,七百五十二页,六十九章实在舍不得那个故事,那个世界,一头扎进小说中后发现那些人物又都活了过来。那些剧中并未呈现的语句情节,都在我的脑子里一一浮现。虽然同样的主线再看第二遍已无初看的惊艳,但细细品来,无论是何体裁,琅琊榜的精髓不变,依然是那颗永生不死的赤子之心。虽没有再像看完剧时那样神不守舍,泣不成声,可心中的感触与感动之增未减。

  满心感触无处诉说,只好将心思化作文字,聊以慰藉。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江左盟梅宗主在江湖上是个传奇。除其廊州总部心腹以外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个行踪飘忽的琅琊公子榜榜首,可在江左十四州地界,他的身影却又似无处不在。传说他并非武学高手,但确有能力让盟里诸多好手俯首称臣,绝无二心。可这样一位叱咤风雨的绝妙人物的背后有着多少盈满血泪的过往,几近无人知晓。

  十三年前他白袍银枪,赤弓快马,是京城中最明亮的少年。那时候林家小殊的父亲是七万大军元帅,母亲是尊贵无比的长公主。他文武齐修,十三岁上战场,十五岁拥有自己的赤羽营。他有贤明宽仁的祁王长兄,有青梅竹马的霓凰郡主,还有对他百般回护的太奶奶。

  那时候他有一个朋友,他们推心置腹,如同一人,从来一起上战场。他们虽秉性不同,张扬的少年心性与心中所系的天下确是一般。十七岁的他拥有过很多,从皇亲国戚的尊贵到简单而又深刻的兄弟之情。可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干净清澈的美好仿佛注定有一日会化作镜花水月。梁帝虽未有“狡兔死,走狗烹”的狠厉,但他的猜疑之心终是断送了皇长子对天下的规划与期盼,断送了辅佐自己多年,忠贞不贰的林燮。一道圣旨下,再退大渝的赤焰军被谢玉与夏江断了凯旋之路。对于少帅林殊来说,瞬时间眼前诸多荣华化作梅岭上的战马嘶鸣,还有北谷那场将身边战士血战而亡的躯体化作灰烬的大火。

  劫后余生,他为了自己身上背负的使命甘愿碎骨重塑,以寿数换取再为常人的机会。他音容不再,化鲜衣怒马为缓带轻裘。见过梅宗主的人都觉他虽无姿容耀目,但气韵中的闲淡潇洒足以让人观之顿生月白风清之感。可这样一个被帮众尊崇,高朋满江湖的宗主却好似看不见旁人眼中光彩夺目的自己,因为他的命,背负着的是七万冤魂昭雪的希望。他说林殊已死,但梅长苏并非浴火重生的凤凰,而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梅长苏阴险狡诈,善使权谋,存在便是为了在阴诡地狱中搅弄风云,保那年被鲜血染红的梅岭能够重新见到漫天白雪盖遍的那一日。

  梅长苏化名苏哲,以谋士的身份运筹帷幄。他知道自己时日虽已无多,但十年来的谋划让他一步步朝着逼梁帝重审祁王旧案的终点走着。他期盼着燃尽了自己的生命,当年那个刚正明理的少年就可以去创那他们曾一起憧憬的太平盛世。

  如今的靖王心性不改当年,只不过多年的哀痛让他眉眼间添了沉着,少了欢乐。从轰动京城的梅长苏说出“我想选你”的那一刻起,他们朝着共同目标前进的身影仿佛又回到了并肩作战的日子。可到底是回不去了,虽然如今的梅长苏依然有能力让他钦慕,他心中那是个善使权谋的小人,不是与他策马扬鞭的挚友。所以,他不让苏哲坐那个只属于小殊的位子,不让那双已无弯弓之力的双手抚上那张朱红铁弓,他无数次怀疑谋士苏先生心中是否真的在意是非善恶。无论多么清楚自己的使命,这样的猜忌终归会是梅长苏心上血淋淋的创口。

  萧景琰终究是没有认出他。与其说是没有认出,不如说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当年的挚友,现在会变成这般模样。他不敢面对心中的那些猜想,尽管一遍遍告诉自己小殊再也无法回来会带来疼痛锥心,可是去想那个人究竟经历多少苦难才变得如此面目全非,更是无法想象之苦。可他终究是知道了,在他们携手共事,将他从一个备受欺凌的郡王送上太子之位之后。那日他为苏先生剑指宫城,在父皇面前倾力回护,他们以新的身份重新交心,再大殿上他们不是主公与谋士,他们做回真心相待的知己。当夏江喊出林殊二字的那一刻,他脸上闪过的是什么?有惊,有愤,有一闪而过随即被努力压抑的一丝喜。这时候的他已能够处变不惊,接过毒酒的手丝毫不抖,倒酒时看向父皇的眼神坚毅,全无畏惧。他们已经不是天真无忧的少年,可他们依旧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地去守望相助。出了大殿之后他在回廊中细思梅长苏身上的一点一滴,他兴许也想到了那人为保他是如何的尽心竭力。可他自己却是戒心难却,受外人挑拨后的决绝让昔日最好的朋友跪在他的脚下,以病弱之躯立于风雪之中。在芷萝宫中他泪如雨下,许是明白了自己无法看清事实的原因:他不愿看清。“难道你在我面前,还一直是梅长苏么?”

  相认后景琰与林殊的几次对话,已经贵为太子的他笑得让人依稀能见当年的影子,可他们却不复少年模样。对林殊来说,身为梅长苏的自己不配站在阳光下,站在景琰身边。可他却还是想要亲入大殿目睹自己十三年的心血化成的成果,想要听到群臣附议的呼声,看到好友挺拔而决绝的身影站在他的父皇面前拒绝妥协,看到旨意颁发的那一刻。

  他终于等到了那一天。这些年他每天都离那个目标近一点,从未想过达成之后继续在自己厌恶的这皮囊里多待多少时日。虽然梅长苏几乎是一手铸就了靖王的宏图大业,为梅岭的故人们争得了天下人心中的清白,可在林殊心中梅长苏是伤痛,隐忍,甚至耻辱。尽管他受盟中兄弟们的尊敬,景琰也愿意不顾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助他正名,可他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正因为此,当家国逢难时他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

  就像当时决定彻底拔出火寒之毒一样,他再一次的用生命换取无愧本心。披甲上阵,请命出征,他留下的是缘定三生的许诺以及一句轻描淡写的“当然”。只是这一次的离去,他再也没有下一个十三年,没机会回京看着景琰去创造属于他,不,是属于天下的天下昌平。他终究无法放下心中所怀的抱负去寄情山水,让琅琊山的安逸伴他度过最后的日子。最后的这一次他没有照顾身边人的情绪,终于为了自己‘任性’了一回。他怀揣着其实从未改变的赤子之心,回到了他最熟悉的战场。

  是的,他的离去对被留下的那些人来说不公平,可对于他来说,他的心从来没有变过。作为林殊,他在马背上保家卫国,骄傲却不自大,渴望用一己之力治国平天下。梅岭之后他的身体被奇毒折磨,心智被噩梦摧残,可他无论如何改变,他的忠肝义胆始终如一。他的双手曾经弯过大弓,降过烈马,后来用自己的无双智计为忠臣良将平反昭雪,为明君奠定太平盛世。或许他自己都不明白,其实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在他身边的人眼中他们都是一样的可敬。

  他是林殊,也是梅长苏,是水牛身边推心置腹的小火人,也是坚决隐忍,却始终心系天下的苏先生,是蔺晨的长苏,飞流的苏哥哥,是江左盟内兄弟们敬佩爱戴的宗主。无论他心中有过何等的自卑与苦楚,这些与他真心相交之人都能够透过他的层层假面看到他从未变过善良初心。所以不管他叫什么名字,他们都会记得他。

  对于梅长苏来说,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他安然退隐。对于林殊来说,在狼烟四起的北境他找到了自己最圆满的归宿。

  将来某日,当已经垂暮的大梁皇帝陛下再次站上那日诀别的城楼,遥望那个人助他打下的锦绣江山。此时的他已尝遍了高处不胜寒的孤苦,看透了诸多世态炎凉,可他却依然记得那少年明媚的笑容,记得属于他们的赤子之心。